“JetWarrior”的戏失败了吗?(图)

华莱士的戏失败了吗?

21岁的华莱士曾凭借“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华莱士”这句话获得“中国人自己的汉堡店”的称号。但最近随着“炸鸡落地继续使用”“洗洁精滴进油锅”的持续发酵,厦门多家华莱士门店被查处,总部被监管部门约谈整改。

一时间,“Jet Warrior”成为与华莱士紧密相连的关键词,各平台的KOL通过这股热度开启了华莱士的整个产品评测,证明“Jet Warrior”这个名词是否名副其实。

然而,自事件演变以来,正在经历烹饪后危机的华莱士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隐患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在“全民调侃”的氛围下,很容易忽略的是,这家看似“土里土气”的快餐店早在2019年就已经突破万店,如今已经突破1.8万家。到目前为止,肯德基和麦当劳在中国拥有6700多家门店和4000多家门店,华莱士门店数量超过后两家之和。

光环和阴影在华莱士的成长过程中不断交替,却在全国各地绽放,没有加盟,也没有营销。因为神秘的发展模式,华莱士在餐饮业就像一个“外星人”。

但是,随着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巨头品牌在产品更新和全渠道营销上不断发力,以及更多小而美的快餐店的崛起,华莱士的打法会失效吗?

校门口的“伪洋饭”众筹开了1.8万家店。

每顿饭,总有一个人拿着保温箱在校门口。放学铃声一响,学生们就聚集在保温箱周围,“一个汉堡”和“两个鸡肉卷”。持续不断的声音和现金涌入钱箱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整个箱子都卖完了。

这是曾薛瑞对学生时代的深刻记忆。“有时候晚上学习完了,和两三个舍友凑钱,20块钱买一整只烧鸡,更别提多香了。”很长一段时间,华莱士都是学校门口的热门商品。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对外国快餐有一种渴望。然而,受限于固定的生活费,华莱士作为平价的替代品,成功抓住了这群人。

华怀玉和华怀庆两兄弟出生于温州苍南,2001年拼凑成立华莱士,位于福州师范大学门口。当时的华莱士,从菜品到定价,都沿袭了肯德基和麦当劳的葫芦画。这种模仿并没有给华莱士带来多少利润,但从一次企图赔钱和挣钱开始,华莱士开始迎来了高光时刻。

餐饮界“异类”华莱士的山寨一生

华怀庆,华莱士创始人之一。

当时华怀玉和华怀庆两兄弟看着延迟的销量,决定推出“特价123”促销,即可乐1元、鸡腿2元、汉堡3元。活动一经推出,华莱士的营业额翻了一番。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华莱士迅速推广了低成本模式,并继续开设连锁餐厅。到2019年,华莱士门店数量已经超过1万家,这对于餐饮品牌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成就。比如已经进行圈地到底的喜茶、奈雪茶等新茶巨头,一边融资一边扩张,但现在门店数量只有七百多家、五百多家。

更有甚者,锌秤看到了华莱士官网的一则声明:“我公司从未委托任何网站招商加盟,也不会开展加盟业务。”其官方微博多次声明“华莱士不开设任何形式的加盟或代理,请谨防上当受骗。”事实上,对于餐饮行业来说,当门店数量超过1万家时,采用非特许经营模式是非常罕见的。

不过,这也反映了华莱士对“福建商业模式”的运用。虽然华莱士没有采用传统的特许经营模式,但他实际上改变了众筹扩张的模式。

根据未来消费的报告,在华莱士工作一年的员工可以申请开店,员工占30%的股份,公司占60%以上的股份,其他分配给员工。如果你不是员工,也可以在参加完华莱士的合伙人培训后,与公司合伙开店。个人持股不超过单店40%,5%分配给门店员工,剩余股份归公司所有。

也就是说,员工、合作伙伴、公司都变成了同一个蚂蚱,利益和风险共享。只是从近年来不断暴露出来的食品和服务问题来看,这种既不是加盟商独家经营门店,也不是直营店的模式,已经开始出现管理危机。

如果你摆脱不了山寨的称号,你会想办法从肯德基挣钱。

华莱士看似面临着一场猛烈的风暴,但实际上在过去几年里表现得很好。

据其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至2020年,福建华莱士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莱士公司”)的营业收入不断上升。近年来,华莱士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45亿元、23.26亿元、25.5亿元和34.94亿元。其中,2020年营业收入较2019年数据增长37.02%,利润也从7302.39万元增长至1.22亿元。

餐饮界“异类”华莱士的山寨一生

华莱士的营业收入数据:企业检查。

要知道,2020年的疫情和复工后的休息,让很多餐饮企业遭遇了一个黑暗时刻。中国

烹饪协会曾公布一则数据,显示仅2020年春节7天假期,疫情对餐饮行业零售额就造成了5000亿元左右的损失。

在2019年还风头无两的海底捞,2020年净利润便暴跌90%。更多餐饮品牌亏损、裁员甚至倒闭,“黑天鹅”对餐饮业的震荡不可谓不夸张。可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华莱士公司却实现了逆势增长,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下沉路线”起了奇效。

可尽管如此,华莱士从诞生至今其实一直没有从山寨“肯德基”的称号中走出,无论是从菜品的创新还是营销渠道的开拓都没展现出自身品牌力。只不过,与华莱士公司拥有紧密联系的一家公司,却早已经挣起了麦当劳、星巴克等大型餐饮品牌的钱。

在今年6月10日递交招股书的福建南王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王科技公司”),主营业务为纸制品包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环保纸袋及食品包装。招股书显示,该公司的主要终端客户包括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华莱士、蜜雪冰城等品牌。

此外,红星资本局曾报道,南王科技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为惠安华盈投资中心,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黄燕飞,也就是华莱士实控人、董事长华怀余的配偶。南王科技公司第三大股东惠安创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华鹏程是华莱士另一实控人凌淑冰的儿子,执行事务合伙人陈正莅是华莱士的第五大股东、监事会主席。同时,持股2.32%的黄蓉是华怀余的外甥女;持股1.96%的陈小芳是华怀余叔叔华允共的儿媳。

尽管南王科技公司与华莱士公司之间并没有对这种联系做过多解释,但“华莱士家族”似乎已经在华莱士之外,找到新的生财之路。

华莱士下一站:做电商也复制肯德基?

事实上,除了南王科技公司之外,“华莱士家族”最近还有了新动作。7月15日,福州市华莱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由福建省华莱士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股,法定代表人为凌淑冰,也就是华怀庆的妻子。企业信息显示,该电商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食品经营、日用品销售和食用农产品零售等。

目前华莱士还未透露出任何与电商相关的消息,但慢半拍的电商布局,似乎又是在复制肯德基的道路。在建立电商旗舰店之后,肯德基通过销售多种套餐式电子餐券取得了不错反响,同时也在推出冻干咖啡、螺蛳粉等创新产品时将线上渠道作为一大发力点。

但这条路对于当下的华莱士来说,并不那么容易复制。一方面,华莱士在现在门店的定价已经远低于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等快餐品牌,再加上常年在外卖平台上的折扣促销,实际已经将利润压得很低了。

如果与肯德基一样在线上推出折扣更低的套餐,那么极有可能进一步降低门店利润。在人工、房租、水电等固定成本直升不降的线下环境中,华莱士原本就薄弱的利润空间恐怕经不起风险太大的试验。

另一方面,发展21年,华莱士一直重复踏着肯德基、麦当劳走过的路,菜单创新更是无法与之相比。这其中,同样与企业背后具备的商业能力紧密相关。因此,面对产品出新和营销方式瞬息万变的电商环境,华莱士的整体水平还将面临一场考验。

在线下市场,华莱士目前遭遇的食品安全危机其实也只是一部分。近些年来,随着Z世代消费者的崛起,即便是快餐食品,也需要不断创新。从菜色的升级到门店风格的独树一帜,都是汇集流量的关键。因此,无论是肯德基、麦当劳还是其他连锁快餐品牌,也都能看到其发力线上线下联动,加强品牌形象的举措。

对于华莱士来看,未来的危机,也许远不止当下。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tzanseo@163.com告知本站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及承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