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投稿中心

杀生

今天下午闲来无事看了电影《杀生》,该影片主要讲述的是在一个外表看似安静祥和、宁静致远,而内在腐朽森严,人心不古的一个名叫长寿镇的封闭小镇,这里四面环山,像是被雕刻出来的一样,小镇凭空地坐落在这个封闭的山区。这里的村民们过着平静如水的生活,他们遵循着古老的传统,维护着陈旧的秩序,几百人活得像是一个人。在影片当中,黄渤饰演的牛结实看起来是镇子里的异类,因为不守小镇规,矩捣乱小镇安宁,有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后,小镇村民选择杀死牛结实,而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谋杀的方式,被环境孤立和被环境质疑就是致命的,而他在悄悄被抹杀的过程中,彰显出了小镇人性之复杂和险恶。


在一幕村民会议的戏码中,这些村民的伪善,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使我印象非常深刻。
领头人问村民们:“大家是不是想杀死牛结实?”
只见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杀人?这不太好吧。”“是啊,杀人是不对的。”
领头人话锋一转:“好,那我换一个说法,大家是不是希望牛结实永远消失?”
村民们终于笑逐颜开:“对,对,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意思,道貌岸然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只要有机会,就要拿出来演一演,来粉饰内心的恶。其实,他们真正厌恶牛结实的,是因为他做了自己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我们看那几个喊杀最积极的领头人,他们和牛结实都是有私仇的,要么就是被他抢了自己不敢追的女人;要么是被他拆穿了性无能的真相;要么就是被他的诚实戏弄过……而整个谋杀的组织者“牛医生”,更把他视作害死爷爷奶奶的仇人。这并不是一场公德对个人的审判,而是一场私仇的宣泄,在非理性的集体行动中,“公德”很容易成为“私仇”的掩护。就这样,他们打着“公理”的旗号,走在喊杀队伍的最前面,心里怀着不可告人的私欲,他们发现,比“肉体消灭”更为彻底的,是从“心理”上杀死一个人,他们不仅要除掉牛结实的身体,更要断送他的魂魄和精神。于是,整个长寿镇商量好,一起演一出戏:让牛结实相信自己患了绝症,时日无多,先心死,再身死。这比任何其他的杀人方式,都要残忍,他们不用亲自动手,而是逼得你无路可走、备受折磨,最后自己动手。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常识也会成为邪说,凡人也会成为异端。

影片的最后段落,牛结实拉着自己蓝色的棺材,离开了长寿镇。他挨家挨户地告别,并归还了自己曾经抢夺的东西。他恳求村民们,放过自己的孩子,因为“娃儿无过”,现实终于逼着他,低了头。躺在蓝色棺材里的牛结实,笑了;逃离了长寿镇的寡妇和新生儿,笑了;唯有那象征着腐朽思想的巨石,终于支持不住,从山上掉落,向着同样陈旧的村庄砸去。

但是,最后结局是阳光的,马寡妇抱着新生儿离开这个冰冷荒芜之地,迎来的是耀眼的阳光。

本文来自阿南SEO学习博客原创发布,作者:阿南,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zrseo.com/tougao/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阿南SEO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tzananseo@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13:30-11:30,节假日休息